阿里女高管造假争议背后:微商为何不放过面膜聊一聊

  一位面膜微商曾向《深网》描述最开始造面膜的几种情况,“第一种是原来的小面膜品牌,通过微商销售了一段时间后因为售价高被微商抛弃,急需降低成本;第二种则是微商渠道看到了自己做品牌能带来的高额利润,因此自己找代工厂生产;最后一种则是工厂做过大品牌的代理,自己直接涉足上下游产业链。”

  据该面膜商介绍,面膜微商打造品牌最常用的方式是借助阿里巴巴等电商平台,搜索相关加工厂联系以后,加工厂就会根据需求给客户设计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。

  “通过网络代办公司,打造一款全新的‘朋友圈’面膜,从公司注册、产品设计到最终成品出厂上市销售,最快的流程不到两个月时间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
  但微商最初的负面消息就来自面膜:2014年年末90后女生周梦晗赴奥地利留学回国后营造“网红”身份,积累10万粉丝并售卖面膜,自称年收入近8位数。次年2月,众多买家投诉劣质面膜致容颜被毁,周销声匿迹。

  此时大多数微商品牌的面膜都含有多种违禁成分,据《深网》了解,在最开始的时候,面膜微商造假技术不高,基本上以添加汞为主,这种成份能够让皮肤迅速美白,但是汞会进入人体,造成重金属超标。而更快起效的办法则是激素,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有“皮肤鸦片”之称的糖皮质激素,它是一种治疗皮肤病的激素类药物,用于消炎,一般大概在7天以内效果便非常明显,皮肤能够变白并消除疤痕。

  而在《女高管》一文中,王晗也表示曾用过一款“朋友送我的日本旅游带回来的面膜”,该面膜由哈洽德·阿肖特医学博士检测后发现含有皮肤鸦片“糖皮质激素”。

  但一位化妆品电商从业者对《深网》表示,在国外对糖皮质管控极严格,在日本化妆品行业中根本没有听说过有面膜添加糖皮素的先例;事实上国内的面膜行业也早就已经弃用了糖皮素,更多的只是单纯进行补水,这样成本更低、风险更小。

  传销擦边球或仍存在

  在2014年至2015年时,有一种说法,微商里至少90%是做面膜的,其中90%必然说自己的面膜是美白的,并且这90%做面膜的又有90%必然在发展代理,而不是直接销售。

  在微商品类多样化、面膜不必称美白的今天,发展代理却还在面膜微商行业大量存在,这是因为面膜的相对成本较低,在包装后却可以卖出稿件,有助于多层代理。

  根据《深网》此前在广州调查显示,一些面膜代工厂提供的价格往往在单片1元以下,如生产数量达到1万片以上,所有成本总和不会超过3元,而如果生产数量可以达到10万片,则成本总和不会高于2元。但面膜的销售价格往往在单片5元以上,如王晗旗下的本草花样年华面膜价格在单片20元左右。

  一位面膜代理向《深网》描述了面膜销售的代理模式:做代理无需加盟费用,直接购买千元左右的货物就可以成为面膜销售代理;品牌代理有多个层级,拿货越多,层级越高,据其介绍最高等级的代理商需要一次拿货超过10万元;成为高级代理后,就可以发展线下代理。

  据该面膜代理商表示,每个层级拿货价格不同,赚层级差价得到的收入要远高于直接销售。她自称是该品牌的二级代理,每个月的净收入大概在二十万元左右。

  这种模式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传销,目前对传销的定义为:以销售或推销货品为名义,通过诱惑,拉人入会,收取入会费,为主要盈利途径的行为,即为传销。鉴别传销重要依据是其奖金分配制度是否具备金字塔分配。

  今年年初,女星张庭旗下的TST庭秘密产品随着其超高纳税金额(21亿元)重回公众视野。

  天猫商城“庭秘密官方旗舰店”上可以清晰看到,其销售产品以保湿补水面膜为主。而在一些公开渠道中可以看到相关数据,“达尔威旗下的TST品牌创办于2013年,经过健康快速地发展,目前TST覆盖的消费人群已从50万人增长到了5000万人。而TST注册会员人数也从6万增长到了676万,辅导成立的创业公司也从32个增加到1920个,TST的发展势头突飞猛进。”

  事实上,TST采用的就是类似分层销售的模式:银卡需要找到金卡会员代理提交资料就可以免费开卡,享受产品0.925折的折扣,以及销售额18%的返点,银卡会员只能自己出售或者自用,不能招收代理,每个月需要完成相关业绩。当银卡会员30天内业绩满2500元以后,可以申请升级为金卡,金卡会员可以获得返点、业绩差额和“教育奖金”,最终可以“组建团队、裂变家族拿管理奖金。”


河北快3开奖结果 博易彩票登陆 博易彩票APP下载 伯爵彩票APP 爱尚彩票平台 泊利彩票平台 爱尚彩票平台 河北快3走势图 河北快3开奖直播 伯爵彩票APP下载